城头的兖州军士卒喊道跟着我一起喊凉州军都是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香港好彩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7:04
如今程普确实是能好好考虑了,这个可是比什么都强啊 看着倒下的凉州军士卒,李通还是很满意的,嘴角勾出了一抹笑容来。在他看来。凉州军战力强是强,可用两万士卒就想破了己方的城池,这个却还是,怎么说呢,不一定能成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李通自大自狂。而他本来就是有这么个信心。至少庞德带来的凉州军士卒是两万,而不是二十万,所以李通有信心了。要很是来二十万的话,估计他也就坚守两日,然后就带兵撤退,毕竟李通他可以说是个比较能识时务的人。不会让己方士卒那么白白牺牲掉。
 
    所以如今的情况,却是让李通看到了希望,有了信心,所以他自然是不会怕庞德怕凉州军什么。其实就算是再多的人马,李通也不会惧怕什么,无非就是早撤还是晚退的问题罢了。
 
    吃了个小亏。但是梁宽却是没在意这个,毕竟打仗还哪有不死人的,不死人那还叫打仗吗。再说了这事儿又不是没见过,所以梁宽对此当然是没有什么,毕竟他可不是那初出茅庐的新手,虽说不是经验丰富,但却肯定也不却少太多就是了。要不庞德能让他来当这个攻城的主将吗,凉州军又不是说没有人了。
 
    “弟兄们,上!”
 
    “杀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李通在城头冷哼了一声,“哼,弟兄们,砸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已经开始攻城的凉州军,是受到了棘阳城头的兖州军,热烈的欢迎。这个欢迎是足够热烈,什么滚木檑石,热油都上了。如果说这还不热烈的话,那么到底什么才叫热烈。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自然是吃不消了,就连梁宽都差点儿被热烈招呼上,不过他算是反应快的,所以是没有什么太大事儿。可是那些没有躲开的。躲得慢的凉州军士卒,那就不得不说他们倒霉了,结果是非死即伤啊。
 
    李通此时对着城头的己方士卒喊道:“好,继续防守,莫要让敌军攻上城来!”
 
    这时候的兖州军士卒都忙着守御城池,所以就没有再回答李通的话了。不过他的话,士卒当然是听得清清楚楚,所以是更加卖力了,他们想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不能让敌军攻上城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已经被迫跳下云梯车一次的梁宽,此时他看着城头,心说,李通李文但,不要得意,等我军上了城头,就有你好看!
 
    然后是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,不过梁宽他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,自然是受到了兖州军士卒的多次轮番的照顾,所以没登上云梯两步,就再一次被迫跳下了云梯车。对此,对说梁宽心里是异常不满,可却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是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,只要自己没受伤,就这么一直如此下去就是了。
 
    看着不停进攻的凉州军士卒,李通是不住地冷笑。在他看来,别看凉州军战力强是强,可要想拿下己方守御的城池,基本上还真是不太可能。所以他自然是对此有信心,而且对庞德对梁宽,乃至于对凉州军,也是多了一丝不屑。在他看来,庞德就带来两万人来攻城,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,看不起己方兖州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你说人家来都来了,所以自然,己方要好好“招待”客人一下才行,也正好让他们看看,别看己方是少了一万人没错,可是依旧能抵挡得住你们的进攻,不信的话,那就看看吧,到底是不是如此。
 
    至于在后面观战的庞德,在看到了己方的表现后,他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带来的人马,还是少了点儿。不过如今这个情况,己方所能带来的人马,也就是这么多了,再多的话。宛城和穰县的守御力量就不够了。可是如今这个情况……
 
    看如今这样儿,是攻城的力量也是不太够啊。至少己方是没有占到什么优势,这个庞德还是能看得出来的,倒是人家守御棘阳的兖州军,在李通的带领之下。发挥出了出色的水平来。
 
    所以对此,庞德是一皱眉,心说,是不是该让梁宽撤退了,再这么下去,对己方不利啊。
 
    于是就听他此时说道:“鸣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凉州军这边儿是响起了鸣金声。梁宽一听,是赶紧带兵撤退。说实话,他还就等着这个呢,没办法,实在是己方不占优势,以致于他这个主将也是不想再继续进攻下去了。所以这个鸣金可以说是正好。要不凉州军只能是越来越不占优势,反而是让兖州军占优了。
 
    看到凉州军是马上如潮水般退去了,李通不屑地自言自语道:“算你们跑得快,要不,呵呵,有你们好看!”
 
    不过显然李通并不准备就这么轻易放过凉州军,就听他对城头的兖州军士卒喊道。“跟着我一起喊,凉州军都是孬种,全是怂包!”
 
    “诺!凉州军都是孬种、怂包!”
 
    “凉州军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梁宽是刚退了回去,不过哪怕是再远的距离,好几千人的大喊声,他也不可能听不见。
 
    此时他一听兖州军士卒所喊,是双全紧握,对着自己将军说道:“大帅,末将请命,再战棘阳!”
 
    庞德自然不会没有听见。只是他却是比梁宽还有那些凉州军士卒可平静得多。当然了,这也只不过是表面的而已,其实在庞德的心里,又何尝不是心里不服,想马上就与棘阳的兖州军一战呢。不过他作为主帅。确实是不能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更不能在自己属下和士卒面前表现出那些不好的负面的东西来,所以表面上来看,他确实是没有什么。
 
    此时只见他对梁宽是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莫要中了敌军之计!回营!走!”
 
    梁宽一听,他还想说什么,不过庞德却是先离开了,也不看他。而凉州军士卒呢,自然也是跟着庞德回大营了。梁宽一看,心说,敢情就我一人着急,你们都不中计?这是什么事儿啊!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凉州军已经慢慢退回了自己大营,李通微微一笑,然后把手一伸:“好了,停下来吧!今日大家守城辛苦,不过还要继续严加防守,密切注意城外凉州军动向,敌军但有所动,立刻回报于我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城头兖州军士卒是喊声震天,确实是震耳欲聋了,不过对此,李通却是早都已经习惯了。
 
    说完之后,李通便从城头下去了。对他来说,继续在城头上,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了,还不如早回去休息,然后明日再和凉州军一战。
 
    而在他看来,那个叫梁宽的,却是不足为虑,可虑者,唯有庞德庞令明一人,其他的,都没什么。不过好在不是庞德亲自带兵来攻城,这个从大局来说,确实也算一个好事儿吧。当然了,要是从李通本人的角度来说,他倒是希望来强敌,越强大越好,要不己方怎么进步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梁宽是赶紧追上了大部队,一切退回了己方大营。
 
    进了自己将军的大帐,庞德看了眼刚进来的梁宽,对他说道:“你回来了,坐吧!”
 
    “谢将军!”
 
    梁宽坐了下来,庞德一看他,对他说道:“怎么,不服?”
 
    梁宽苦笑了一下,“将军能忍,我老梁却是不能忍!”
 
    庞德一下笑了,然后对梁宽说道:“你啊,还是有待磨练!你越是如此,就越是中了他李文达之计啊,这你难道还不明白?”
 
    梁宽一听,忙对庞德说道:“可是将军,他李通这……”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